今天的我也很英俊

薛天和罗飞 上

来个清奇的脑洞,具体设定在下篇,狗血天雷ooc预警。

        第一个罗飞出现在薛天的16岁。
        运动鞋,白衬衫,笑起来露出的虎牙都透着狡黠的味道,但薛天喜欢,喜欢的不得了。
         第一次告白的时候薛天咬了舌头,支支吾吾,语不成句。他看着罗飞细碎刘海下噙着笑意的眼睛,觉得心都软成了一片。
         罗飞。罗飞。罗飞。
         他一遍又一遍地说,仿佛这个音节是他短短十六年所听过的最好,比喜欢和爱更甚。
         他给罗飞买各种各样的酸奶,在罗飞靠着他打盹的时候挺直腰板,一辆自行车载着罗飞走遍了小城的大街小巷。
        这岁月太美,光阴太碎,16岁的薛天抱着小小的理想,总有一天,种子会发芽,梦想会开花,少年会长大,而他会带着后座的人就这么一路
走到两鬓白发。

        可是罗飞走了。
        薛天的梦也碎了。
        那么平常的一个早上,薛天捧着热腾腾的早饭回来,罗飞就不见了,再也找不回来了。薛天缩在角落想了很久,从自己的过失想到他跟罗飞的爱情,忍了好久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不会再有另一个人了,16岁的薛天想。

       第二个罗飞出现在薛天的26岁。
       “我叫罗飞。”沙发对面的男人笑着伸出手。
        “薛天。”他愣愣地答。
        熟悉的外貌,熟悉的神情,熟悉的名字,唯独不是16岁的那个罗飞。但这个罗飞也很好,薛天对自己说。
         跟第二个罗飞的交往再自然不过。薛天喜欢把车停在学校大门等罗飞下班。午后的阳光足够明亮,他可以看着罗飞混在一群学生中走出来,在看到他的一刹那笑的眉眼弯弯。
        “罗教授——”他拖长了音唤罗飞,得到一个白眼也乐此不疲。  那是他终于握在手心的小教授,这辈子都不愿放手。
        可是罗飞还是走了,像他的前者一样。
        看到离别信的时候,薛天恍若又成了十年前的那个被抛弃的少年。他每天接送罗飞上下班,给他打无数个电话,说无数句我爱你,终于还是第二次失去了自己的爱情。
 
        第三个罗飞出现在薛天的36岁。
        穿着土气的男人来到他面前说你好。
        “警察。”薛天笑,碾灭了手上的一支烟。他在无数次荒诞的幻想中等这个人的出现,终于得以如愿。
        薛天跟罗飞在咖啡厅见面,给他理财,亲近但不逾越,薛天小心地保持着这么一点距离,只等他的罗警官慢一点,再慢一点。
       【我不说爱你。】
         “薛天,你认识金彪吗?他是Darker的目标。”
       【你在意吗?】
         “我觉得Darker在我们身边。”
       【你会离开我吗?】
        “这个Darker…”
       【你会离开吗?】
       【你会离开吗?】
       【离开吗?】
          砰!
      
         “薛总?薛总?”薛天睁开眼,向一脸担忧的合作公司代表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不好意思,昨天睡的有点晚,”他解释道,又觉得不舒服地松了松领口,“我去趟洗手间。”
        “薛总,你的吊坠材质很特别,是自己做的吗?”
        薛天顿了顿,笑道“是啊,独一无二。”    
      【你不会】

朋友,毛血旺要伐? 段子——被撞飞的千夏的一生

来个恶搞段子_(:з」∠)_,给青冥和千夏

        我叫千夏,是个青春少女。
        新来的隔壁土豪的男朋友我非常喜欢,长腿细腰卷毛小虎牙,酸酸甜甜一定是草莓味儿的!
        名花有主我来松松土,然而,当我找准时机摔倒在草莓味儿的罗警官面前…“哎呀我摔倒了要罗警官亲亲才能——”
        啪。卧槽!谁扔的垃圾袋!
        “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隔壁薛土豪眯着眼笑,顺手拉走了懵逼的男朋友。手滑你妹!你背后的黑百合都要溢出屏幕了啊岂可修!
         啧,失败!这个三星堆很警觉啊。然而我不会就这么轻易地狗带!
         ……
         万万没想到,我成了一个丧尸。对,没错,就是生化危机里那种。我在失落了两秒之后又振作了起来!
        罗警官!我的罗警官的脑子一定是酸酸甜甜的草莓味儿!
        “砰——”
        “我貌似撞人了?”罗飞道
        “不,你撞了小夏。”薛天说。
        ………
        _(:з」∠)_罗警官的车轮果然是酸酸甜甜草莓味儿的——

秋叶番外 02 下

又名!杜明强和薛天二三事!官配天飞不动摇!!_(:з」∠)_杜明强视角瞩目,单恋瞩目。狗血天雷ooc预警!以及,上篇主要是两个小萝卜头的过去,所以没打天飞tag,_(:з」∠)_有需要可以戳进去看

         在杜明强心里,孟芸第一,文成宇第二,袁志邦?唔,那个虎皮辣椒得排到10名开外了。所以当听说这辣椒炸了的时候,比起伤心,杜明强只担心文成宇。
        他拾掇了一翻就出发去了文成宇的别墅。是文成宇。杜明强永远不会承认薛天这个名字。
        可是文成宇在打电话,用薛天的名字,薛天的口气,却真真假假地说着文成宇的事。杜明强躲在门口,静静地听着熟悉的声音说着陌生的话,给一个他不认识的人。他突然想起特训后跟文成宇一同躺在地上,两人都累的像狗,他只想闭眼睡一觉,文成宇却说今晚的月亮像个饼。
         杜明强从来没懂过文成宇,但这不妨碍他把文成宇放在心里,这就够了。 大老爷们的事,哪那么多圈圈绕绕呢,何况他们这几个人,也不知道哪一天就没了。

        却是一语成谶。
        文成宇快死了,绝症。
        杜明强觉得很难受,他频繁地出任务,刀片划过人的喉咙,带出一捧捧鲜血。他没有躲,任由血溅了一脸,温暖的,鲜活的。这些人做了这么多恶还能活着,为什么文成宇就得死呢?
         “哪那么多为什么?不过是轮到了而已。”文成宇扒拉着一堆药片,红红白白地堆了一桌。
        “…你去美国,Darker的事我来。”杜明强认真道。
        但文成宇只是慢条斯理地拣了几颗好看的药片吞了,说:“别费事了,治不好,我也不想走。”
         杜明强几乎要被他气出火来,但他从来都坳不过文成宇,这次显然也不例外。杜明强几乎成了文成宇的定点小护士,按时按点地送药送水,除了不依着他这挑药的毛病外,有求必应。
        所以文成宇说这次他来杜明强也应了。结果要不是自己及时驾车接应,这小子就得交待在那里了。“你图什么呢!?”杜明强吼道,“有什么非的这时候算吗!?”
        “…我的时间不多了。”文成宇说。灯光下他的脸色白的吓人。杜明强一下子就软了。他不是那么迟钝的人。
       孟芸。
       文成宇。
       罗飞。
      怎么就能狗血成那样。杜明强深吸一口气,数出一把药片递给文成宇,“他跟我们不是一路人。”他最后说。他明白的,文成宇也懂,不过是不甘心。
    
        求不得。人是这样,生死也是。孟芸死的时候杜明强还在外面,怎么下一瞬间所有的新闻都放上了他姐姐的照片。从容的,沾满鲜血的,闭着眼倒在地上。
        杜明强的理智终于断了。
        他冲进基地质问文成宇,乱无章法地发泄,带着满腔的悲痛和恐慌。他不想这样,但是忍不住。姐姐走了,文成宇也要走了,这十来年他抓在手心唯二的两个人也要离开了,从此只剩他一个,走在这条路上,看不到尽头。
        文成宇说:“一切都会没事的。”

        那声音太轻,杜明强听得不真切。但毕竟是文成宇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想了十年,拼拼凑凑总算明白。他不叫杜明强了,华哥给的身份证上是个奇怪的名字。他也不是Darker了,但手上还带着原本属于文成宇的戒指——漂亮的花体D,却在中心狠狠地刻了一道划痕。
        “最后只剩我了。”他自嘲地勾起嘴角。“放心吧,你答应我姐姐的事,你做到了。至于罗飞…”他想起昨天回国擦肩而过的男人,“我会帮你看着的。”
        直到我去见你们的那一天。

秋叶番外 02 上

_(:з」∠)_又名文成宇与杜明强的过去两三事,注!!!毕竟是秋叶番外!所以官配天飞无误!罗飞没出场都是我的锅,杜明强对于薛天或者说文成宇就是兄弟_(:з」∠)_真有什么也是杜明强单相思。。
最后!天雷狗血ooc!!

       杜明强和文成宇的孽缘始于一个伟大的日子——那是Darker组织的第一次胜利会师。
        彼时10岁的杜明强正打着哈欠给第一次发表就职演说的姐姐孟芸鼓掌,万万没想到下一秒就摔了个屁墩。
        “谁抽了我凳子!?”小杜明强大吼。
        “我。”白的跟个团子似的文成宇眯着眼睛笑出两个酒窝。
        是可忍孰不可忍!小小的杜明强磨着还没掉的牙愤愤地想。

        这一想就是三年。这期间杜明强无数次体会到文成宇就是个肚里黑的事实,其血泪史数不胜数。然而命运就是这么奇怪,有一天他居然会跟文成宇达成共识。
         那是个下雨天,该轮到杜明强出门买菜。这工作挺烦的,杜明强拖着菜篮子想,谁规定小孩买菜就能得优惠了?买一送一这种事也就文成宇这装乖的白团子才能干的出来。说到文成宇,好像昨天就没见他了。杜明强转转眼珠,放下菜蹑手蹑脚地把隔间的门帘掀开了一条缝。
        好黑。但这难不倒未来的顶级杀手杜明强大人!他舔舔唇,轻手轻脚地走进去,嗯……桌子,板床,被褥,手…手!?杜明强刚想抽手就给人抓住了胳膊。
        “你鬼鬼祟祟干嘛呢?”虽然很轻,但确实是文成宇的声音。
        “你才干嘛呢!过去点…”杜明强戳了戳床上人。文成宇难得好脾气地挪了挪身子。
        两个对头破天荒一同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对着黑乎乎的天花板。
         “喂——”还是杜明强打破了沉默。“你昨天跑哪儿去了?”
         “训练。”文成宇道。
         还开小灶!?杜明强只觉这对师徒真是阴险毒辣,正寻思着是不是跟自家姐姐磨一磨,就听到文成宇说“你觉得老师怎么样?”
        你老师?“像个烤糊了的肉。”杜明强不假思索道。
        “……”
        “喂你什么意思,你问我的啊,我不是说不尊敬他,像就是像啊,你……”
         “…更像虎皮辣椒…”
         “…好吃吗?”
         “还行……”
         ……
         后面的事杜明强也记不清了,只记得第二天姐姐一脸慈爱地摸着他的脸说了些傻人有傻福的鬼话。跟文成宇混熟了之后,杜明强只觉得人生都美好了,买菜能有折扣了,苦手的作业有人帮写了,连遇到姐姐发飙都能有离家出走的地儿了。什么你说杜明强的贡献?都体现在训练上了。
        比起文成宇,杜明强算是天生的杀手,战斗天赋一流,下手永远精准狠。所以当杜明强得知自己被分派去监狱学习,而文成宇要去假冒一个留洋的金融大学生的时候半点也不意外。
        “那名叫什么?”他叼着一根草懒洋洋地问。
        文成宇调出资料,歪头说:“薛天。”
        “一个富二代啊,用我帮忙吗?”
        “不用。”文成宇道,又摸出随身的刀片递给杜明强。“你昨天训练的时候把刀刮坏了吧。诺,送你。”
        “践行啊?”杜明强接过来想撇嘴,却不由自主地笑了。
        “去你的,滚吧。”

        等杜明强回来,文成宇已经是薛天了。西装革履的金融精英,但当他走过去,那人笑起来张开手。杜明强觉得,那还是跟他一起长到大的文成宇。
         “你怎么还叫文成宇?”“薛天”道。
         “薛,天?”杜明强吐出一口烟圈,回了一个挑衅地眼神。下一刻,他才做好的发型就给拨成了一团乱草。
         “别让老师和芸姐听到了。”罪魁祸首淡淡道。
         杜明强笑的像个傻逼。

秋叶 03

_(:з」∠)_天雷狗血ooc预警。为何感觉下巴精也开始有点萌了_(:з」∠)_

       薛天已经鲜少出外勤了。
       病情的加剧让他几乎已经听到了死亡走近的声音。而与罗飞的对峙失利也让Darker组织暴露了冰山一角。

        “…这不是你的错。”对此,孟芸只是笑笑,“你在接近他的同时,他也在了解你,而且比你更快,更深…”她拍拍薛天的头,转身戴上兜帽走出了据点。“毕竟,他是罗飞…”孟芸的叹息远远地传来,薛天只觉得一阵恍惚,他想问孟芸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但人已经走远,而他也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了。
      
        孟芸死了,在警方的包围中带着Darker的秘密永远地离开了。
        薛天在监控中眼睁睁地看着这个视若亲姐的女人在众目睽睽下摘下兜帽,用指间的刀片干净利落地划开了自己的脖子。
        走。
        那是她最后的暗示。薛天切断了监控链接,最后一秒映在屏幕上的,是罗飞悲恸的神情和满地的鲜血。
   
        这算什么呢?薛天自嘲地勾起嘴角。孟芸死后,杜明强彻底失控了。薛天被他揪着领子按在地上,“你为什么不救她!为什么!”
         救不了,也不能救。
         薛天垂下眼眸,任由拳头无章法地打在身上,带起一阵阵钝痛。渐渐的,耳边的嘶吼一点点减弱,汇集成了一声声低哑的哭泣。薛天伸出手,将杜明强揽入怀中。“…一切都会没事的…”
        老师走了,芸姐也走了,不需要再有另一个了。

        “你就这么放心把他交给我?”阿华摸出一支烟递给薛天,漫不经心地问。
        “如果华哥也不能信,这世上就没有可信之人了。”薛天接过来点上,重重地吸了一口。
        “…照我说,你就是多此一举,他要是醒了恐怕也会回来。阿华挑眉道,”我可没有帮你看小孩儿的职责。”
        “…也许吧…”薛天也不在意。他几乎能想象到杜明强醒过来怒火中烧张牙舞爪的样子。可惜是看不到了。
        “毕竟,没人能决定另一个人的人生…”,他所能做的,不过是尽力给这个一同长大的兄弟一个选择的机会罢了。
        “…欠你的,我已经还了。”阿华转过身,招招手示意手下跟上。
        “华哥,谢谢。”背后传来一声道谢。这倒是难得,阿华顿了顿,知道这个对手以后应该再也见不到了。
         “走好。”他最后说。

名侦探罗菲 01

这是个短篇!_(:з」∠)_满足恶趣味的短篇,有!性转!设定!但其实是个傻白甜_(:з」∠)_天雷狗血ooc预警!!!!

         已经一个月没开张了,罗菲趴在桌上,连最爱的酸奶也不想喝了。
          罗菲是个侦探。是的,就是各种小说电视中要么牛逼要么二逼的行业一员。幸运的是,罗菲是前者。作为省警官大学近十年来最优秀的天才之一,罗菲本应该进入警界从此平步青云。可惜十二年前的一桩案件毁了一切。罗菲也因此退出警界,开了一家小小的咨询公司,好在无论什么时代,罪恶总是不缺的,这么多年的案子办下来,罗菲也成了一名小有名气的民间侦探。
         “和平啊…”罗菲托腮。旧货市场淘来的小电视里,新闻主播正一脸严肃地播报。那个男的叫什么来着?汪瑞?罗菲想,她对这些电视台方面的人物一向记不清楚。
         “昨日下午3点。xx区发生一起命案,警方正在严密调查中,有知情群众可以通过以下电话提供线索……”
         “提供线索?是一无所获吧?”罗菲笑的一脸鸡贼,拿过自家毛线杯子大大地喝了一口。
         叮咚——
         来了。罗菲心道,慵懒地舔了舔嘴角,“门没锁。”她高声道,却在看见来人的同时挑高了眉。
        警局的人——意料之中。
        不认识——意料之外。
        “老周呢?”
        “这案子已经移交专案组了,初次见面,我是专案组组长,薛甜。”长卷发美女笑着弯下腰,无比自然地用自带的纸巾擦掉了罗菲唇角残留的酸奶。“这下好了。”她向罗菲眨着眼睛。
         “咳…薛警官——”罗菲觉得脸有点红。
         “薛甜。”女警官纠正道,又翻出一个透明袋子。“我想,这个东西,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
         袋子里,赫然是一张盖着火漆的单子。Darker的署名深深刺痛了罗菲,仿佛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将她卷回了十二年前的那个下午,那场失去挚爱的爆炸。
         “这就是我来找你的目的。罗菲,你愿意以顾问的身份加入专案组吗?”
        ………
        罗飞按下了最后几个字,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名侦探罗菲》在结束了好几个单元小案子之后总算进入主线,随着主角宿命对手Darker浮出水面,前面的伏笔也可以用起来了。罗飞看了看密密麻麻的大纲,打开窗户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天已经大亮了。
        这个城市在渐渐苏醒。忙碌的行人在混在川流的车辆中流向各个高楼,一天的工作即将开始。但作为推理小说家的罗飞来说,这个月工作已经结束了。他吸了一口清晨的空气,趿拉着拖鞋走到冰箱前。打开一看,好吧,只剩一盒酸奶,还过期了。
        罗飞盯着酸奶衡量了一下自己胃的坚强程度,正待拆开,就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罗大作家果断放下酸奶,扑到电脑前,一本正经地打开了文档。
        “哟,我的罗老师,这么认真?”薛天放下袋子,凑过来摸了摸罗飞的手,可凉。当下沉了一张脸,“一宿没睡吧?”
        不按常理来啊!罗飞莫名有点心虚,“急着交稿…”
        “再急也不能不睡啊。”薛天仔细端详了一下罗飞的脸色,又黑着脸拎着超市口袋进了厨房。
         罗飞瞄着薛天的背影,张了张嘴想说这我家该我做饭来着,但听着厨房传来的声响,又觉得熨帖平静地很。
         “写好了?”薛天的声音。
         “啊。”
         “上次说的,那个添加感情线考虑的怎么样了?”
         “唔,新单元,加了新人物。”
         “男的?”
         “…女的…”罗飞想了想,还是没把自个儿以薛天为蓝本创造了个妹子的事说出来。虽然审稿的时候就会被发现,不过还是能瞒一时是一时吧?
        不过,罗飞倒是隐隐觉得,薛天就是知道也不会在意。这么说有点自大了,但是罗飞一向看人很准,这个新上任两个月的责编对他真是宽容得不得了。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他拖稿不说,知道他颠三倒四的作息后更是随叫随到,现在更是隐隐有一手包办的趋势。
        算是很好的朋友了吧?社交能力早就舍弃的罗飞想。
        “好了。”薛天端出一份吐司煎蛋,为了照顾罗飞的胃还热了一杯牛奶。 “你先吃着,我去看看稿子。”把罗老师赶去吃饭,顺手撸了一把罗飞的卷毛,薛天坐到电脑前审视起稿件来。
        清晨的阳光很好,照着薛天的侧脸温和又认真。看的罗飞莫名有点脸红,或许是薛天给牛奶放多了糖?罗飞突然想到薛天说的感情戏,这一项算是男作家的短板了,但此时此刻,罗飞看着薛天,喝着甜死人的牛奶,突然萌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或许下一章可以给薛甜多加点戏份?

秋叶 无责任番外

       与正文结局。。应该没什么关系!!!!纯属设定一致,就酱紫,祝新年快乐呀!最后,天雷狗血ooc慎入!!

       薛天已经失踪很久了。
       罗飞不知道他在哪里。
       Darker依然活在这个城市的黑暗中,这场追逐还远远没有结束。但罗飞哪怕站在Darker的面前,听着那熟悉扭曲的低哑声音,也清楚的知道,这不是薛天了。薛天的失踪意味着他们对Darker组织的线索几乎中断,追查退回原点,只能在一次次案件中再次拼凑Darker的点点滴滴。这本该是一件恼怒的事,罗飞却甘之如饴。频发的案件,狡猾的罪犯,繁忙的工作,罗飞活的理智而清醒,带着前所未有的安定赴一场宿命的追捕。
        或许一年,或许十年,但终将结束。
       

        2015年的最后一天,没有Darker,没有案子,也没有雪。罗飞解散了专案组,回到了自己的出租房。楼下饭馆老板娘回乡了,罗警官翻了半天才找出一包快过期的泡面,想了想日子,又打开了旧电视。屏幕里一群红红绿绿的歌手唱着不知名的歌曲,满脸都是过年的喜气。罗飞撕下面碗的盖子,水气升腾起来,将眼前熏成了红绿一片,看不真切,只是模糊听到远远有人在说着些拜年的吉祥话。
        平安吉祥,幸福安康。
        这话薛天也说过的。

        “罗警官,眼看就是2015了,我也给你拜个年……”都说新年喜乐,薛天却难得收敛了笑容,“愿你这一生都能平安吉祥,幸福安康。”那时他怎么回的,罗飞突然想不起来了,只觉得那晚电视太吵,床板太硬,但薛天的眼睛很亮,几乎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

      “一年了啊。”罗飞想,那些掩藏在心底的茫然突然缺了口,慢慢流淌出来,却又无端生出了微弱的希望,在冬夜里静静等待。
      “叮咚——”
      罗飞摸出智能手机——还是薛天去年看不惯他的诺基亚送的新年礼物。
     竟是一条来自薛天的qq消息。
     【罗飞,我想你了。】
      罗飞怔怔地看着屏幕,手按在输入法上,却不知道回什么好。他想问你在哪里?为什么失踪?删删减减最终只成了一个问题,带着微不可查的希冀。你是不是脱离了Darker组织?
      但还没发送,系统又刷了一条信息——口令红包。
      罗飞慢慢删除掉了所有的问题,点击了口令。
     〖我也很想你〗
     就这样,一句话,一个口令。罗飞不发一言,重复着薛天想让他说的话,一句句对下去。从思念到回忆,从相遇到相知,满满都是甜蜜过往,仿佛那些猜疑和对峙都是镜花水月,他与薛天,本就是一对普通的爱侣,说着最寻常的情话。但罗飞心里明白,这不过是一个假象,一场薛天主导的独角戏。
     【我爱你。】
      又是口令,罗飞看了一会,终于还是点击发送结束了这场戏,毕竟,这也是他一直想说却总是无法出口的话。

     罗飞       01:31:40
     薛天,我爱你
    

     
    
     后记
     2017年2月9日, Darker组织被捣毁,杜明强自杀,孟云被捕,其前组织成员薛天已于一年前重病身亡。

朋友,吃毛血旺吗? 02

我更了。。然感觉怪怪的,继续天雷狗血ooc预警。

       夕阳,警局,豪车,手捧玫瑰的男朋友。
       刚下班的罗警官默默抹了一把脸,顶着专案组同事戏谑的目光艰难的走上前,“薛天你……”
       刷!
       花束凑到了罗飞眼前。
       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层层叠叠,簇拥着中间以帝王姿态傲视群雄的进口酸奶。
       罗飞淡定地抽出酸奶,将花束拍到薛天脸上,又无比自然地走到副驾驶座坐好。
        “罗警官……”身旁传来拖长的叫唤,刚喝完酸奶的罗飞叹了口气,凑过去咬了咬薛天的下唇,蹭了他一嘴酸奶。薛天倒也不恼,笑嘻嘻回吻过来,又把罗飞的奶胡子舔地干干净净。
      “开车吧你。”嘴唇红红的罗警官道。

       照理说,以薛大天师如今的身价,理应是携男友坐在星级餐厅。烛光摇曳,琴声飘扬,薛天含笑举起高脚杯,与罗飞相碰,cheers,他们共声道,一同饮下这杯82年的拉斐……然并卵。鉴于罗警官多次对薛天师的资产阶级作风表达了严重的抗议,此时二人正坐在城西菜市口老巷子的苍蝇馆子对着一盆毛血旺大眼瞪小眼。
       “咳,吃吧。”罗飞掰开一次性筷子,递给薛天,满眼都是鼓舞的目光。
       “……”薛天看了看油汪汪红通通的锅底,默默伸出了筷子。
       一筷子血旺入口,这麻辣鲜香的口感瞬间折服了出身玄门专业清淡一百年的薛家掌门人。二人再也顾不得闲聊,当下埋头苦吃。

      等到酒足饭饱,薛天终于想起了谈情说爱的正经事,放下筷子,摸上了罗飞搁在桌面的手,深情道:“罗飞……”
      正戳着锅底寻觅漏网之鱼的罗飞头也不抬:“嗯?”
     “我……”薛天小心斟酌着字眼。他跟罗飞在一起也有一年了,一见倾心,再见钟情,三百多天下来,爱愈真,情愈切,已然泥足深陷,只觉得这辈子就是这个人了,不想换,也舍不得换。心定了,自然也想进一步。薛天深吸一口气,握紧了罗飞的手,“罗飞我……”
       “点的加菜!”一脸横肉的老板提着一锅血旺呼啦啦倒在空盆里。
      罗飞手疾眼快,当下夹了一筷子血旺放进嘴里,满足地眯起了眼睛。
      ……
     “……你吃。”薛天看着罗飞油汪汪红通通的嘴唇,默默咽下了一切。

    这顿饭吃的出乎意料地久,等到两人分别,已近午夜。
    “路上小心。”罗飞住的老城区,小巷子开不进车,薛天只好靠在巷口,借着昏暗的路灯看着罗飞的身影慢慢消失。等到罗飞的房间亮灯,薛天才驱车回家。

   
     薛天走了。
     罗飞终于松了一口气,关上灯摊在床上。
     黑夜中,一双眸子幽绿如碧玉。
     他知道薛天想说什么,但总归是不可能的。
     十年,他会发现自己不能正常饮食。
     二十年,他会发现自己不老不死。
     三十年,他们还有三十年吗?
     算了吧。

以及。(((┏(; ̄▽ ̄)┛并不是be

咒 下

这个短篇算完了_(:з」∠)_,天雷狗血ooc预警,赵吏夏冬青估计ooc地没边了_(:з」∠)_

        “你是Darker,但Darker已经不再是你。”枪口挑起‘薛天’的下巴,赵吏挑眉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他成了这个城市的灵——高兴吗?”
         “为什么不高兴?”‘伸手握住冰凉的枪身,‘薛天’笑的谦逊,直视赵吏的眼底却冰凉一片,“这个世界需要Darker,需要法律外的制裁者,但人总是会犯错的…”
        “灵却不会。”赵吏松开手,绕过不知所措的夏冬青,径直走到冰柜前开了一瓶啤酒,“…所以,你犯了错。”摆渡人饮了一口酒,眯起眼睛,“来吧,说说看。”
        
        夏冬青再三比对了地址资料,终于咽了口唾沫,狠狠心按下了门铃。但愿这个罗警官不是个凶神恶煞的大汉吧?不然赵吏我饶不了你!

       “罗飞?这是抓Darker的专案组组长吧?跟‘薛天’有什么关系?他不是不记得自己身份吗?”
       赵吏白了小雇员一眼,“你真信?别的鬼可能浑浑噩噩,他这样的,一些最深刻的东西总是不会忘的。诺,拿着,去吧。”

        叮咚——
        门开了。
        让夏冬青诧异的是,这个所谓的罗警官看起来出乎意料地瘦弱,苍白的脸上还带着明显的倦意,惟有一双眼睛,明亮锐利,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让夏冬青感到无所适从。
         〖罗飞…〗
         ‘薛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轻地宛若一缕风,却重重叩击在夏冬青的心上。他隐约知道,这个故事即将有了结局。
        “罗警官,我,我叫夏冬青,是个…记者,我想就Darker一案采访一下您…”本来练习多时的台词背的磕磕绊绊,夏冬青自觉骗人无望,语音也渐渐低了下去,正待放弃,却听到耳边一声轻笑,“进来吧。”

         “咖啡还是酸奶?抱歉,我不喝茶,家里也只有这两种。”
         “…白水就好,谢谢…”
         端坐在沙发上,就着袅袅的水汽,夏冬青再一次打量着这位前专案组组长。对警察来说,罗飞委实偏瘦了些,烧水泡咖啡的动作虽然行云流水,但总透着一种格格不入的意味。他和‘薛天’或者说Darker到底有什么关系?
         “夏先生,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你到底找我什么事?我看的出来,你并不是真的记者。”罗飞抿了一口咖啡,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我…”夏冬青偷偷看了一眼恍惚的‘薛天’,踟蹰了一会终于还是坦白道:“罗警官,你相信这世上有鬼吗?”

         “你是说,他在找自己的名字?”罗飞垂下眼眸,无意识地搅拌着已然见底的咖啡杯,“他…在吗?”
       一直沉默不语的‘薛天’冲夏冬青摇摇头。
        “那个,…还在店里呢…”夏冬青打了个哈哈。对此,罗飞只是叹了口气,开口道:“文成宇…这是他的真名。”接下来的时间,夏冬青听到了一个漫长的故事,曲折离奇,却也残酷如斯。
         这或许就是所说的宿命吧。夏冬青叹了口气,偷眼看去,‘薛天’的神色依然波澜不惊。夏冬青想开口,却觉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他自认不是个信命的人,从孤儿院一路走来,世态炎凉也体验不少,但对文成宇的一生却觉得百味杂陈,说不清也辩不出。只觉得冥冥中或有定数,半点不由人,但人死如灯灭,过去的也终将逝去,如今找回姓名身份,等到投胎转世,也不过大梦一场。
        临走的时候夏冬青最后看了一眼罗飞,终于还是忍不住:“罗警官,你跟他,真的只是对手吗?”
         “…是与不是又有什么意义。”罗飞摇摇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浅浅地笑起来,“你回去告诉他,喝咖啡的约我应了,下辈子,下下辈子,只要我在,只要他来。”
         夏冬青反射性地望向‘薛天’,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自进门来一直木然地 ‘薛天’正无声地走向罗飞,伸手将恍然未觉地男人拥进了怀里。
        〖…说好了。〗‘薛天’将头埋在罗飞的脖颈,手臂却穿过了罗飞的身体。毕竟,罗飞只是个普通人,就在夏冬青叹惋的时候,罗飞却似有所觉地抬起了头,“薛天?”
         ‘薛天’终于笑了。
         

       
后记
         “赵吏,你早就知道了吧?” 
         “什么啊?”
         “就是,文成宇也不是他认可的名字这件事。”
         “我是谁啊?我灵魂摆渡人哎。你知道吗,名字是最短的咒。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一个人,活着,死亡都有他自己的身份,这就是他的名,他的命。”
          “那改名呢?”
          “去去去,别瞎扯淡,这又不是你们阳间的身份证。正常说,一个人,就这么一个名,那就是全部。而他呢?文成宇,薛天,Darker?这些在外人眼里都是他的一部分,惟有罗飞,透过薛天这个名,看到了他的全部。他作为文成宇的童年,作为薛天的正常生活,甚至作为Darker的杀手信仰。”
         “…所以你让我带生犀过去?看不出来赵吏,你居然做了件好事。”
         “怎么?不行啊,夏冬青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后怎么埋汰我,我扣你工资你信不信——”

糖样爱情 01

普通人!au!!!狗血天雷ooc!!!!_(:з」∠)_真的,预警注意!!!

        罗飞是个教授。
        【单身】
        罗飞是省警官大学最年轻的教授。
        【大龄单身】
         罗飞是省警官大学最受学生欢迎的年轻教授。
         【注孤生·真大龄单身】
                  
          “…小月,你爸爸怎么跟你说的?”罗飞端坐在餐桌一头,无比尴尬地望着对面的小侄女。
         “爸爸说,他跟妈妈要出差一个月,让我这阵子住二叔家。”小姑娘扬起一张白白净净的小脸,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
         罗飞掩面。
         这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事情要从一周前说起。
         罗家是个大家族,到了罗飞这一代,上有长兄家业一肩挑,下有弟妹长辈膝下绕,罗飞可谓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地长到了20来岁,虽说进了跟自家八竿子打不着的警官大学,但人聪明又有天分,几年下来就成了校内最年轻的教授。有了自己的事业的罗教授可谓春风得意,没想到,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一周前,一向温柔贤淑的罗飞大嫂终于爆发了。揪着他大哥的耳朵质问道,结婚前说好的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呢!?婚后就成了你公司来我居家,日日不见徒牵挂!深感愧疚的罗家大哥把公司事务三下五除二全推给了下面一堆弟妹。
        “全做你们办不到,一人一部分总行了吧?”罗家大哥笑的朵朵黑莲开。
        至于罗飞,别以为专业不对口就能跑的掉,罗家大哥干脆利落地把自家女儿打包送了过来。
        于是,罗飞,31岁,大龄单身男,就这么迎来了自家十五岁的小侄女。
      
        小月看着那么乖,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看到小侄女的时候, 罗飞天真地想。小姑娘扎着个双马尾,穿着简单的白T牛仔裤,看着他笑的又甜又软。然而,自家哥哥意味深长的语气又一次回荡在耳边。
        “小飞,你一向很有办法,月月就拜托你了。”
        应该……没什么事吧?

        没事你个大头鬼啊!!!
        3天后的一个下午,罗飞终于又一次回想起了幼年被大哥坑的一脸血的痛楚。
        彼时,罗绮月正在自拍。
        铆钉黑夹克,紧身黑皮裤,骷髅项链叮叮当当,带钉马靴闪闪亮亮。
        哪里来的妖精!?
        难得早回家的罗飞秉持着警官大学教授的优秀素养当场就要斩妖除魔,却见着妖精回过头。
        红色海胆假发,国宝同款黑眼眶,惨白小脸上暗红嘴唇微张:“唲疎,苨撍庅趧栆廻猍簕?/〖二叔,你怎么提早回来了?〗”
         这熟悉的声音……
         “罗绮月!!!”

         “事情就是这样了…”罗飞一脸生无可恋。这些天来,他什么方法都尝试过了。循循善诱不管事,苦口婆心没有用,撕下乖乖女伪装的罗绮月简直油盐不进,一幅我有品位我自豪,尔等屁民不懂我的世界的迷之骄傲。
         “难道你懂?”穆剑云淡定地涂指甲油。“小女孩的心理你一个单身大男人怎么懂?何况圈子圈子,你还没进去过怎么知道她怎么想的?”
         罗飞沉吟良久,终于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古有勾践卧薪尝胆,今有罗飞羞耻潜伏!

         罗飞充分展示了一个警校教授的侦查伪装素质!在进行了充分的调查和考据之后,顶着嫒俬藌禟的qq名,淡定地提交了入群申请。
         【緢蒁苨嘚瑄唁】/〖描述你的宣言〗
         早有准备的罗教授潇洒一笑,无比自信地回复。
         【嫒錆潒禟,湉椡肬殤】/〖爱情像糖,甜到忧伤〗
         【 嫒俬藌禟已加入该群 】
        

下集预告
        “ 嫒俬藌禟 ?拫呺,苨郗吲扐窩鍀拀苡。”/〖爱似蜜糖?很好,你吸引了我的注意。〗
        号称圈子帝王,众人偶像的韽黒·帥天的发言引起了群里的大地震!